种花草,养生活

    小时候,我家住在小城西南的一片平房里。那时的生活、物质条件远不如今,但爱美的人家都会在自家窗台下围起一道道的篱笆,并且撒下一些比较容易成活的花种。春天到来时,阳光斜照在窗前的园子里,光灿灿的黄撒得满地、满屋都是,如同秋收后颗粒饱满的橙黄色稻穗,让人看了忍不住把笑容挂在眼角、挂在眉梢。花开后,引来无数蝶舞蜂飞,任淡淡花香轻飘在如水似梦的季节里。

  种花草,养生活
竹篱中,修长的美人蕉花蔓低垂,似羞,又似在喃喃细语。一大片深绿、一大片浅绿的轻纱罗裙,层层叠叠褶皱着包裹了它娇美、玲珑的身体,以至于漂亮的瓢虫姑娘不小心跌落在它的裙褶中,只好在翠意浓浓的茎脉上奋力地爬行。看到这小小的瓢虫,谁都不会怀疑它是把春天送到我们面前的信使。瓢虫挣脱了绿叶的拥抱,展开薄的、透明的翅膀,跟随着漫天飞舞的蒲公英的小花伞,一上一下嬉闹着远去了。

  园子里能跟美人蕉争艳的当数大丽花了。大丽花的花瓣像堆积在一起的毛茸茸的猫耳朵,竖立在媚态十足的阳光里,似乎是在探听莺喃雁语里的爱隋。深红的、粉白的、大红的,每一朵笑脸上都看到了春姑娘的身影。

  站在竹篱外,闪亮的眸子紧盯着盛开的满园花草,生怕一眨眼的工夫它们就会消失得无踪无迹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还能到哪里再寻得这满眼的芬芳、满心的春情呢?

  大丽花的花根处,家人还种了些没有见过花开的薄荷。也许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薄荷花才会羞怯怯地开放在无人的月夜里。揉碎后的薄荷叶子上散发出阵阵薄荷糖样的、清凉的香味。有时,我也会采下一些薄荷叶让父亲拿去用鸡蛋炒炒,那种感觉就像在吃梦寐已久的大餐。当飘着清香的薄荷叶炒蛋放在我的小碗里时,爸爸就会说:“天热了,吃点薄荷能解热去毒。”

  我不善养花草,虽说喜爱之情并不亚于他人,可总怕在我的伺弄下花草会渐渐枯萎,变成没有生命、没有水份的“干尸”。于是,不管遇见多艳丽、多优雅、多清香的花草,我也只是驻足下来一盆盆地欣赏。这时,卖花人会极力推荐,他的花木不仅品种好,而且成活率高。我用心地听着,然后老实作答:“看看就行,买回去怕养不活呢!”

  前几日,先生从国外回来,说想要让自家的小院变成长着绿草坡的花园。

  我笑笑说,只要你有时间,就来开辟吧!

  但先生太忙了,他每次也只是说说而已。不知道家中这小小的庭院里,何时才能芳香盈盈呢!

  数日前,院外又一次遇到那个卖花人。迎上去仔细打量着花的品种,花农说:“来一盆吧!多美丽的花,有了它们,你会天天陶醉在春天里。”

  哦,我想花农说得有道理。有了好的心情,有了一份花开的希望,我们才能生活得自如,不是吗?正如小时候,窗下竹篱里曾经承载着多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,这种渴望在园子里的花朵上,更在爱花人的心里。于是,这次我买下了两盆比较容易管理的马蹄莲和茉莉花,同时也把一份殷殷的祝愿搬回了家。花盆搁置在台阶上:我们相互对望着,我赏识它的自然、青翠,还有昂扬的生命力。把儿子叫过来,俯下身一起闻着茉莉浓浓的花香,好让他在以后的岁月里也能记得,记得我不曾忘却的竹篱花香。

  现在想来,生活就如同养花。只要用一份努力、一份关爱、一种深情去培养、呵护,美好就会开放在我们目所能及的任何角落里。


座右铭

你现在因走捷径所节省的所有路程,不久的将来都要靠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弯路来弥补......

关于我

网名:TIME60S | 刘俊

职业:PHP web 工作

技能:LAMP(web开发)

QQ:781827559

邮箱:781827559@qq.com

合作站长

杨青博客

关注微信公众号